2009年11月18日 星期三

Dead Like Me

自從Six Feet Under播畢之後,就沒再看過跟死亡議題有關並帶著黑色幽默的影集了,有趣的是,Dead Like Me這部電視影集並非在Six Feet Under播完才在電視上播出,早在2003-2004年間它就已經在美國電視頻道Showtime播了兩季便結束了. 也許是今年二月,直接發行成DVD的Dead Like Me電影版Life After Death的上市讓我有幸可以看到這部意猶未盡只有兩季的黑色喜劇.




Dead Like Me吸引我的地方在於它的故事,影集一開頭就述說上帝創造了死亡,但不知該如何處理它,變把死亡放到一個罈子裡並交給一隻青蛙和蟾蜍來保管,但青蛙和蟾蜍並沒盡到保護罈子的責任,最後,死亡被釋放出來了.

劇中五個死亡後成為收靈者(grim reaper)的小團隊,每天從收到的便利貼(post-it)上提供的名字(1st name)的第一個字母與姓(last name)的組合,地點與預估死亡時間等三個有限資訊去執行任務-帶走因為意外,自殺或兇殺所導致即將死亡者的靈魂並引領他們進入死後的生活. 故事的主角是一位18歲被退學的女生George(1985–2003),在她第一天上班的午休時間被外太空站掉下來的馬桶座打到而死亡,加上五人團隊的頭,也是專門分發便利貼給組員的Rube (1876–1926),還有Roxy (1960–1982), 道路停車管理員(後來成為警察), 1982年發明leg warmer但被眼紅的室友勒死, Mason (1939–1966),英國帥哥毒蟲,某天駭過頭便拿著電鑽往自己的頭上鑽了個洞而死, Daisy (1915-1938),被寵壞的女演員,老是自承曾與多位老電影的男星有過一腿,死於窒息. 這五個人每天早上集合在同一家鬆餅屋等待從組頭Rube手上拿到的便利貼去執行任務.

成為收靈者後,他們的容貌在活人世界裡是另一個人的面貌,他們跟一般人一樣要生活所以得賺錢付房租,但他們有自癒能力,喝酒不會宿醉,只是在萬聖節這一天要帶面具,因為他們會被認出來.

(劇中主題音樂是由The Police的鼓手Stewart Copeland所作)


以前自己的辦公桌周圍也曾貼滿各式的便利貼,不管是我自己貼的,或是同事貼的,看完Dead Like Me後讓我發現這一張小小,黃色的方型便利貼頓時迷人了起來. (現在我會很好奇便利貼上是否有如劇中的三個訊息在上頭.)

也許Dead Like Me以比較幽默的方式來看待死亡這件事及死亡之後的種種,但我相信好好的過每一天是我當下的目標. 就像劇中的組頭Rube說的:cause life is too short and death is too long.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